满岛光🌿

和自己赛跑的人:)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文学 电影 音乐 辩论 摘抄 健身 私语体写作★21.继续成长
放照片的lof@他们叫我思聪妹.
weibo@-思佳仔
豆瓣@- 廣末涼麵ッ
知乎@skybehind
谢谢你的关注 我很开心。

万物静默如谜.

虽然时常会觉得冷 但还是很喜欢秋冬两季
因为每到这时狂躁的内心就消失了
觉得世界是平静而柔软的

想写很久啦 总是把写lof纳入计划
可是忙完其他事之后察觉已是深夜 只好作罢
很多次念头冒出来 也还是按熄了它
告诉自己别再入迷 过好自己的生活 必须倒头就睡
这也是最近半年少有失眠的原因吧

最近依旧忙碌 碎碎念着要做的事 生怕忘了任何一件
曾下定决心大二好好读书和自我提升
好像只能做到后者 前者永远被耽搁着 一拖再拖
想要兼顾好所有事情只能在重要的课上占据第一排
听课 提问 回答 记录 也从不害怕被认为是书呆子
我就喜欢学习怎么了
我就渴望拿着奖学金逃课去旅行怎么了
也所以 遇见良师让我感到快乐
这个大学虽然能给我的并不多 但是我需要的也并不多
真的很喜欢这里 像喜欢世外桃源一样喜欢着
也并没有打算昭告天下
毕竟有一种喜欢 会不舍得告诉任何人
只想默默藏在心里 嗯 大概是这种感觉

之前两个星期连续打了5场辩论
每天四个人在楼下小店讨论 吵架 涂涂改改 疲惫不堪
终于明白为什么大一的时候我妈不太建议我去辩论
因为太烧脑了 即使这是一场很刺激的游戏
打完之后会觉得 爽。
赢了比赛 其实也没多兴奋
只是听到队友说我防得好的时候 才真的开心
因为我的目标只是不坑队友
现阶段 队友对自己的评价比输赢更重要
毕竟这是团体战 接下来希望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辩风
可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 我说话语速太快 紧张起来更快
老师说我的语音面貌是好的 但发音器官可能会影响发挥
愁死我了 作为一辩 作为要考普通话的人
我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QAQ

其实 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有这种感觉
感觉自己在长大 在经历 在吸收着很多东西

上上周心血来潮参加了一个论坛
那里有一个gay在跟我们讲性别平等问题
就是LGBT
听完之后很受触动 觉得其实这些人离我们并不远
他们活得非常不洒脱 躲躲藏藏 不敢公开出柜
其实仔细想想 他们也是人啊 都有爱 既然如此
为什么不能有多元的性取向呢
为什么要苛责要戒掉
要被逼着虚伪地选择形婚 祸害更多人的一生

也许是因为异性恋的我
一直活在这个思想相对自由的环境里
在高中对les习以为常
到现在我表姐跟我说出柜了也没有太大反应
唯一担心的是姨妈姨丈和其他家里人是否能够接受
怎么样站在我姐这边去说服他们 同性恋也能够幸福
很想做点什么 让社会早点接纳这个少数群体
让社会不再对这个群体嗤之以鼻 敬而远之
告诉他们
无论是lesbians是gay是bisexual还是transgender
They are humans.

即使后来 古代汉语老师在课上说同性恋是不对的
因为这会影响人类传宗接代
想想的确是这样 但毕竟同性取向的不一定是大多数
而中国人那么多
一言以蔽之 爱情里面爱比性别更重要
就像不知道谁说 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双性恋者 不过是没被发掘 不赘述了 大概如此。

另外聊聊罗一笑 那几天朋友圈疯转的时候
我好像没有特别想转的欲望
自己分享的日常发在那时的朋友圈
觉得自己是一股不合群的自私清流 但心想着
自私就自私吧
行好事不一定要通过转发的方式来公之于众 成本太低了
至于事情是真相还是炒作谁知道呢
结果后来越闹越大 到头来发现是场闹剧
票圈的某些人开始打自己的脸 从众地吐槽着从众的危害
殊不知那天晚上他们比任何人都从众
另一些人开始为自己辩驳些什么 善良不能待价而沽
不能因为是假的就永远不行善云云

看到这些觉得有些可笑但是忍住没表达任何想法
其实内心有自己一套槽想要吐
不想理会这件事是诈骗还是营销套路 只是想聊聊各位的行为
如果不是转发不用钱 这种廉价的慈善是真心还是作秀
就算转发只要一两块钱成本 说不定转发浏览就会少了大半
与其去争辩自己转发的行为是对是错
不如在线下真正地做点好事
不如试试在冷雨夜里给乞讨老人送两个热腾腾的肉包即使她没有太多感恩
不如试试去真正接纳理解少数群体 而不是虚张声势
大把真正的实事就在身边值得去做
而人们偏偏跟风去做一件没有把握的善事
再跟风去骂罗一笑父亲骗钱 不如自我反省

这件事发生之后 不 应该是这类事情纷纷出现之后
我的心理学课题研究选择的主题便是从众心理
太好奇了 真的 也太有趣
在读「乌合之众」一书 里面提到
一个人再有智慧 加入群体中都会变得愚蠢
因为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 去迎合大流
哑然失笑却又不得不承认 怪不得天才总是孤独
也怪不得自己复习周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在陌生空间里呆着 因为可能这样会变得比较聪明吧(……)

今天也是过得超有意义的
带着几个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出去玩
去了恩宁路和多宝路完成任务 再带他们去西西弗书店
他们……怎么说呢……
很喜欢他们 他们也很喜欢我 什么都愿意说
包括感情问题还有对未来的憧憬与好奇
可能我跟他们待在一起时会自动变幼稚吧
好像也没什么代沟 再加上我们组的孩子特别好
愿意跟陌生人交流 即使受挫了
只要鼓励一下就会重新出发
即使看到他们被陌生人拒绝的时候会有点生气
大人怎么这样 连帮孩子拍个照都不愿意 还凶巴巴的
我跟他们沟通未果 只能忍了下来 让孩子换别家
孩子们出门身上只带了20块 省吃俭用也远远不够
在麦当劳甜品站门口 请她们吃雪糕
她们都一直握着我手说谢谢谢谢
一路上开开心心地 说很多话 很多心事 觉得自己被信任
偶然听到他们说
“因为家里没人 家长出去工作了管不了我 不用要他们的电话了”
“我爸爸就是做那些爬吊绳的危险工作”
“我没有户口 所以没打算读好的高中和大学”
“我妈老是说我一个女生怎么理科好文科差”
“我觉得我不需要男朋友 因为搬水换灯泡做菜我什么都会”
“我妈妈现在60岁了 我有个30多岁的哥哥”
看他们的手机通讯录都是什么档口 摊位 厂房的时候
就会觉得 这么好的孩子 怎么能提早经历这些
再看他们那副天真却无怨言的样子 还对着陌生人微笑 在地铁上疯狂让座 街边的人都说他们很有礼貌
我真的是
很想请他们多吃点 很想带他们到处玩到处看看
最后一个孩子说 “跟着你们 我长了很多见识”
觉得欣慰
后来我们散了后 各自回家
好几个小时还没有收到其中一个孩子的消息
着急了好久 最后终于松一口气
见到比自己小的人真的母性会被激发的
就像怕过马路的我 今天过马路的时候还是想要护着他们走 在拥挤的地铁上怕矮个子男孩走丢就顺手把他揽在怀里 他也不挣扎 到站后乖乖地打电话报平安
当然 看到他们也像是看到初中时的自己
近似恋爱的情愫 分不清是友情的喜欢还是爱情的喜欢
想要挣脱父母又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仍需依赖父母
对高中生活充满了期待与恐惧
男女有别 却又享受着同性异性闺蜜的爱护
QQ用着唯美意境女头
下雨了不打伞 觉得这样淋雨很酷
也有女生开始注重化妆打扮 让我这个素颜老阿姨想找个墙角钻钻
(当然不是我们组的 我们组的不化妆都很美很可爱了呢

但……还是很喜欢他们啊。

想要分享的小情绪很多
但明早是七中校庆 不能晚睡啦
明天又是从早到晚都充实的一天 但愿也是开心的一天。

一直做着自以为重要的当下事便能快乐
晚安全世界
晚安沉寂的夜。


评论(6)

热度(4)

©满岛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