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岛光🌿

和自己赛跑的人:)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文学 电影 音乐 辩论 摘抄 健身 私语体写作★21.继续成长
放照片的lof@他们叫我思聪妹.
weibo@-思佳仔
豆瓣@- 廣末涼麵ッ
知乎@skybehind
谢谢你的关注 我很开心。

misty.

转眼间2017就过了四分之一
日子过得特别平淡 每一天都在机械重复着
若跳脱出本人视野 看自己的生活 肯定是枯燥至极的
下课后去自习 跑步 练keep 继续自习 洗澡睡觉
但幸好自己还是能经受得住这种低刺激的日子
有时我想自己是不是高中生活还没过够
非要过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才觉得活着有意义
但不同的是 这样的安排是自己安排给自己的
跟体制无关 跟功利无关 跟别人无关

这学期在考研教室悄悄地给自己找了个固定座位
下课后饭点前就在那儿看书 听网课 练字
四六级过后觉得还是需要看视频学学英语学学NCE
那教室是个有魔力的地方 也是个让人心静的地方

后来坐下后发觉旁坐是个同专业的师兄
了解不多 只是两年前刚进校注册时见过一次
眼熟罢了 算不上认识
后来也听说过他在别人面前说过我什么
被我朋友截图下来发我 当时我不太在意这些
也就没留意没记住他说了什么 只是依稀记得评价不坏

因为我的位置在中间 他在旁边 所以每次进去都得轻声说句「你好让一下谢谢」出去的时候也同理
各自看书自习 没有更多的话了
大概二十天前吧 他扔来个二维码让我加个微信
我扫完码问他名字 他说他叫杨阳
后来翻他票圈 挺震惊的 各种省钱买书 内容90%与文学相关 其中三分之一是几百上千字的书评 小说类理论类都有 文字驾驭能力娴熟程度跟教材主编有得一拼
我内心OS是 又臭又长 又不得不令人佩服。
后来聊过一次
我说 你怎么有耐心把这些枯燥理论看进去
他说 我们看那种读起来很顺的书获得的是快乐 读让人感觉不顺甚至是痛苦的书获得的是极乐
后来聊到
他说 我桌上的书他都挺喜欢 要不是因为考研 时间不够 也许能交换着看 笑我 大二课那么多还很有自己的天地 不容易
我说 没有啦 只是无聊没什么事做 之前在一些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了 大学太短。
后来我说 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纯粹出于喜欢 没想太多太远 目前想学点别的 不想太早做功利的准备
他也说 自己考研只是为了能在学校待久一点 能继续做学问
接着他说
「突然发现太有共鸣了。」
是啊
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作为一个分享欲旺盛的人 却恼于常有些时候阅读乐趣是没法分享的 如同对牛弹琴 除非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平台记录所思所想 或能遇到过跟你有类似喜好的人 你才能开启话唠模式 哗哗哗往外说 这样才不算浪费。
当然 在课余时间能坐在同一教室学习也算是走在文学这条路上的一种照应与陪伴。
相隔着一个座位 教室一直很安静 再加上我俩话不多
我俩之间交流不多但是也有种无言的默契。
「看到你的朋友圈有点被吓到 我以为在这个学校不会有这种人」
「哈哈,谢谢你。」

最近沉迷白先勇不可自拔 他的书一本一本地看
还剩下几篇就能把他的作品全看完了
也下定决心在看完的那一刻要认真写下些什么
来对这个80岁的老人家表示敬意。
今天开通了理想国的会员 只是为了看他的纪录片
没想到因为种种问题(政治?) 那片子被剪得乱七八糟 经常说完前半句就没了后半句 非常糟糕。
这个学期选修了港台文学 特别感兴趣 白先勇是其一
只可惜有些老师安利的书在大陆买不到 生气

幸好台湾签证什么的都办好了
无论如何这个五一都得去一趟台湾
虽然会冲掉一些课以及失去打星火杯辩论的宝贵机会
我不管我不管

去台湾得先去诚品书店逛逛 但因为台湾的书都太贵
所以买书只能去二手书店买台版书了
然后再找时间去台大蹭中文课以及去世新蹭口传学院的辩论课
幸好有基佬昆在台湾 这样下来不用担心住宿了
作为一个莫名地有台湾情结的人
我希望今年五一能只有惊喜没有意外。

我有文字洁癖 虽然自己也无法说清楚文字洁癖是什么
大概就是在某种程度上对病句与错别字看不顺眼吧
看别人「的地得」混用 我心里也硌得慌。
另外 作家在我心中是非常高尚的职业
也是个门槛特别高的身份
换句话说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轻而易举说自己是作家的
现在很多所谓的「作家」 在我眼中 不过只能算是
「写作者」「写手」「文学爱好者」

真正的作家要经得起时间的沉淀和几代人的认可
而现在的畅销文学只不过是市场导向下的产物
我只作「商品」来看待

真正的文学好像要么被束之高阁
要么成为了用来轻易解读胡乱摆弄成的玩物
社会太浮躁 人心不静 总觉得文学在没落
这个时候你会突然明白为什么白先勇都八十了 还在尽己所能 抢救集音乐舞蹈文学为一体的昆曲 抢救他心中的文学圣经红楼梦 因为他害怕自他以后 这些经典会被埋没 这是他至死也不愿看到的。
最近在知乎上看到
总有人打着「心理学」的旗号分享成功学

其实我上学期学了一学期心理学 发觉心理学完全不是他们所说的那回事儿 心理学是一门很正经的自然科学
不是可以用来贩卖鸡汤的工具。
至于咪蒙 我只看过她的一篇文章 还没看完就关闭页面了 文学是自由的 但那些粗俗得不堪入目的语言 不加修饰的戾气 狂妄自大的态度
在我看来是对文学的亵渎 文学被消费 被撕裂得体无完肤。
也难怪 上学期看王安忆的访谈 当被问到对郭敬明韩寒作品有什么看法时 王安忆立刻想要划清界限
划清严肃文学与畅销文学的界限。
我心中真正的文学 是那种不服务于政治 也不轻易顺从讨好市场的文学 它是一种文化 一种艺术 不是实现政治目的的武器 也不是用来疯狂赚钱赚人气的工具
如同木匠要把木头雕琢好
作家要把文字雕琢得深刻为好。
我有时会埋怨自己 大学以前看的书都是些什么啊QAQ
当然以上也只是我个人观点啦。

这个学期还是有继续打辩论
非常开心的是上上周队内打了擂台赛
辩题 对手 持方随机 1V1比赛 准备时间3分钟 然后立刻开打 立论 驳论 接受奇袭 然后投票
输的下台 赢的做擂主
我异常幸运地做了几轮擂主
后来他们说我特别适合打感性辩题
过了这么久总算找到值得肯定的地方了
队长说我可以把自己积累的所有书和电影都用在辩论上
也所以为了更好地相辅相成
最近看的文学影视都与文史哲有关
当然也有看日剧「四重奏」啦 当初是冲着大提琴去的 真心觉得拉着大提琴的光妹好迷人噢 这个人设我很喜欢
另外今年看了挺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纪录片】的话有「地球脉动2」以及今年奥斯卡最佳的「辛普森:美国制造」都精彩 后者显得有些血腥却真实可怖
【公开课】有哈佛的公正课 当初是因为辩题需要 后来强迫症把它全看完了 挺深奥的 与哲学相关 只能听懂百分之六七十 但也有收获 那个老师很不错
【电影】的话 看了志明与春娇系列 春光乍泄什么的 还一脸懵逼地看完了罗曼蒂克消亡史 但今年除了爱乐之城比较印象深刻外 没有感觉非常强烈的电影了
【电视剧】的话 安利2016高分台剧「一把青」白先勇小说改编的 这样的改编可以说是非常棒了 不过看到后半段真的虐 不过由于政治原因 目前好像只有A站能看
如果能不顾政治立场引进大陆 也许两岸关系会缓和
看完了「四重奏」最近开始看「legal high」
同时也在看「87版红楼梦」和「走向共和」(别笑……虽然很古老但我有很耐心在看的QAQ)
当然 「生活大爆炸」是午饭的标配了
【综艺】奇葩大会看完了 开始期待起让我进坑的奇葩说第四季来(๑'ᴗ')=͟͟͞͞➳❀
【书】嗯……
心理承受能力强的可以看看莫言的「檀香刑」很黄很暴力 莫言是一个很残忍的作家 跟余华有得一拼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 我不敢读太多 浅尝辄止。
不知道之前有没有安利过王安忆的「长恨歌」 也是非常非常好的一本书 文采极佳 有些人会觉得看不下去 但这本书心平气和地看 看到后面是会不舍得看完的。
看完「乌合之众」之后可能会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不过也可能你再也不想合群了。
最近在看一本「大问题:简明哲学导论」这本书不算太深 虽然厚了点 但是真的挺好看的
我之前有段时间怀疑世界是假的 后来看这个书发现几千年前有个名字是四个字的哲学家也觉得这个世界是假的
我特别开心哈哈哈哈哈同道中人 不过后来我们俩想法一并被列为「形而上学」的行列……笑。
最近还在看严歌苓的「扶桑」也非常不错 不过要等看完再评价

关于白先勇我想说的还有很多很多
毕竟他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文学奇才。
不说他了 先憋一憋。

总之今年挺幸运的 找到的书刚好都合口味 都有缘分。

一个不小心变成了对这三个月以来文学影视的总结与安利……权当我随口说说【摊手】

鼻炎也有十几年了 前段时间有些受不了
自己跑去医院看了几趟
结果检查出来是对螨虫过敏的过敏性鼻炎
也许待在干燥寒冷的北方就没事儿了
可我偏活在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 特别适合螨虫生长
好无奈 我有时在想
也许自己适合活在没有空气没有尘埃的月球
这样就能根治鼻炎了(……想想就好QAQ

所以为了皮肤 喉咙和鼻子的健康 不妨在晴天把被子枕头拿去宽阔的地方晒晒看。
现在过了凌晨一点了 今天还要找外婆吃午饭 所以先睡啦 night。

评论(7)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