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岛光🌿

和自己赛跑的人:)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文学 电影 音乐 辩论 摘抄 健身 私语体写作★21.继续成长
放照片的lof@他们叫我思聪妹.
weibo@-思佳仔
豆瓣@- 廣末涼麵ッ
知乎@skybehind
谢谢你的关注 我很开心。

国境之南.

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也不知道该从何谈起 要认真写这篇东西大概很费力 我尽量试试看 多图多字 注意时间和流量QAQ


到达前一天 人生第一次一个人睡澳门机场 机场的空调好像不用钱似的 非常冷 把衣服都往身上披 一夜醒了好几次 换个姿势继续睡了下去 终于还是在早上6点多睡不下去了 成为当天第一个登机的人。



第一天 | 序



第一天 | 正文

来到台湾第一件事是换了电话卡 然后兴高采烈地打开网易云 想要好好挥霍流量在线听点台湾歌 结果打开大多数歌都却被告知:



下了飞机之后 去过关 有「本国」和「非本国」的通道
可能还没意识到些什么 我就跑到「本国」 通道去了
没想到被截住了 说「大陆乘客在那边」
指了指「非本国」通道的方向 噢对 
我们不是中华民国的人
但其实在回来的时候 有看到珠海海关标示的是
「中国台湾居民通道」
可能这就是差别吧
其实这样的差别还有很多 
不仅体现在纪年法上 还体现在印在钞票的人头上

坐着客运来到基佬昆家 一路上看风景 觉得这里与大陆无异 只是安静多了 人车都不算多 去到他家后匆匆洗头洗澡 打理自己 并跟他的朋友们一起吃了顿铁板烧 厨师就在我们面前做 手脚麻利 还在听着我们的对话 偶尔插一两句话



吃完后与他的朋友们道了别 我们便前往淡水 只可惜天气很糟 原本很美的落日 被迷雾掩盖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我们还是去了淡江中学(周杰伦母校)以及有宗教色彩的真理大学 







晚上匆匆地去了一趟诚品书店 整栋楼都是那种
里面有好多书都是大陆买不到的 买了三本 一本就要五六十RMB 但不后悔


在路上也有留意这周围繁华的街景 只不过是被淋湿了的




这个东京泡芙虽然贵但是好吃啊啊啊啊 泡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然后便去赴约了 在自助火锅店里 
我和基佬昆遇到了大白 明珠 力力 天昂
他们一直在菜单上疯狂打钩 接着服务生任劳任怨地送上十几碟肉和菜 就这样好几个来回 有点吓到我
但真没想到能够肆无忌惮吃肉和哈根达斯是这么幸福的事情



大白是基佬昆特别喜欢的一个女生朋友 有些胖 可是有趣到爆炸 也超义气 我也很喜欢她
明珠之前寒假有来广州跟我们玩 算是旧相识了 来自香港 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女生
力力是gay(没错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gay!) 行为虽然有些女性化 但是不可否认他的帅!
天昂是基佬昆的室友 非常体贴的男生 那天我们半夜从台中回来 他给基佬昆煮汤圆吃的样子……真像基佬昆他妈……
基佬昆其实不是基佬 被我叫多了 也懒的改口了 他是我高中最后一任同桌 现在就读于世新大学 这次旅行能够顺利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旷课陪我浪 也省了我在台湾的旅游费以及在台北的住宿费



他们很有趣 也很好人 跟他们在一起时间过得超级快


第二天 | 序



第二天 | 正文

我们去玩了平溪线 先去了终点站 那个地方的火车轨道是「那些年」的拍摄地




接着我们去了十份

(题外:台湾的地名都挺特别的 居然用量词结尾 比如九份 十份 七张……)
有很多人在十份的火车道上放天灯 也碰到很多外国人 以韩国人为主







火车道两旁就是小摊贩小店 跟丽江 厦门 阳朔西街差不多




临走的时候看到指示牌写着
「禁止进入火车道 违者罚款」等字样
又发现很多人在火车道上放飞天灯 有点不解
后来才发现 当火车来的时候 他们会匆匆地散到火车道两旁 等火车开走了 他们又涌进火车道 这种感觉特别有趣



接着我们去了九份 九份在山上 那里有千与千寻的取景地以及悲情城市的拍摄地 


一路上也有很多好吃的 我们一边吃一边逛 






逛到刚好太阳落山了 发现奇观
超美 像是在做一个梦 虽然这个梦不算太长








只要太阳完全下山就会消失 但是已经足够惊艳我了
心想能够呆在山上看日落是最大的幸福吧 想定居此处。

因为交通不便又不舍得花钱坐计程车 我们等了很久 终于等来了一部上车后只能站着的公交 我们匆匆往台北赶 回到家 没过多久 便又踏着夜色出门了
(那里的地铁被叫作捷运)
我们在家楼下坐上最后一班零时的捷运 赶往车站......

第三天 | 序



第三天 | 正文

搭乘凌晨一点半的客运大巴前往高雄 再坐车到垦丁

因为垦丁在台湾最南 而我们在台北
所以这么一来需要六七个小时的车程
但是那辆车很稳 我们一觉睡到下车 
找到拼车的人后便继续睡
非常冒险的是 上周末刚好是垦丁旅游旺季 
我们没有订房间 所以下车之后只好一家家地问
结果得到的答案都是「客满」
愁死人了 但是当地人特别好 说已经「客满」的老板们一直再给我们献计策 甚至拿起电话就帮我们问
结果电话那头都回答「客满」时
他们一直说 不好意思
另外有一个让我印象挺深的人是 他是准备退房的旅客
看我们匆匆赶来 跟我们说 他昨晚住的这间挺不错的 而且便宜 然后二话不说就带我们去他房间了 但由于那天太早 很多老板们都还在睡觉 我们只好表示感谢 离去。
就这样问了十几二十间 准备绝望的时候 突然收到说有剩余几间胶囊旅馆还空着 我看了看照片 虽然一晚要三百多rmb 咬咬牙 要了 一点也没后悔。




接着我们就去租电动车啦 租车的老板跟我们特别聊得来 爱开玩笑

问我们知不知道范逸臣 我们说知道

他又让我们猜范逸臣有多高 我们猜不出来

他说 之前他亲眼见过范逸臣在这里拍海角七号  范逸臣特矮 才一米六左右

我们有些难以置信 不知道这是不是范逸臣在垦丁被黑得最惨的一次hhhh

那里的租车或者旅舍老板都特别好 会给你一份垦丁地图 然后不厌其烦地解释着这里怎么走 那里有什么景点 要怎么安排时间比较好 落日在哪里看 晚上哪里的海鲜比较便宜又好吃

基佬昆那个旅舍的服务态度真的是 好到爆炸 先说明某处的耳塞免费取用 然后告诉我们一楼的零食饮料随便吃(住在隔壁旅舍的我也不例外)想吃什么就说 他免费帮忙做 附赠一个旅舍平面图 把一切说的清清楚楚 无可挑剔 最主要 妈呀还长得帅 而且我后来有留意到 他们两兄弟对外来的小朋友也特别好

我那个旅舍也很不错 那天浪完一天 我的皮肤发红发痒 可能是晒的 于是我和基佬昆去便利店买了点芦荟胶在大厅喷 老板留意到我们在瞎倒腾 二话不说在自己的冰柜里拿出自己的芦荟胶递给我们 说 用冰镇的会更有效

想想都怀念和感激!



后来啊 租完车之后我们就按照老板给的路线出发了 看到令我们震惊的垦丁的渐变蓝色的海 和蓝的很干净 偶尔有白云的天 我们惊讶得说不出来









这不就是windows桌面吗 而且windows桌面还有很强的p图痕迹

我们眼前的这片海和天 没有p过 还有小鱼在珊瑚间游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瞬间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喜欢蓝色的原因 也瞬间体会到自然的博大和人类的渺小

污染何来 不就是破窗效应 一人破坏 众人跟着破坏



可是来到这里 谁也不想当破坏的第一人 就连往海里倒入一滴黑墨水 良心也会受到谴责的 这样的景 只可远观 不敢触碰 怕弄脏了它。

只不过 在这里 跳海也是跳得值得的 如果飞跃下去拥抱这样一片海 最终与它融为一体 让自己滋养其他生物数十月 也是值得的 死而无憾的 美好的牺牲。

接着我们去了一个灯塔 很干净的灯塔 适合外拍哈哈哈哈






然后我们步行至台湾的最南端 面向太平洋 这大概是我最接近赤道的一次:)



然后然后 我们就沿路返回 之前走的是东线 现在往西线走

趁太阳还没落山 我们赶到了白沙滩 也就是少年PI的取景地 还有海角七号最后的镜头 男女主抱在一起说:“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就是这里啦~







接着我们就冲进夜色 去吃鱼生 本来只点了一份大的 由于我们饿了 加上便宜 我们加了份小的 服务员看到我们这么能吃 兴冲冲地跑进了厨房帮我们要了一份....






吃完后 我们用谷歌地图导航准备回垦丁大街 因为我们的旅舍在那里 而且那里有夜市~

一路黑漆漆的 很少路灯 偶然抬头 发现 月亮很弯很细很亮不说 还有星星耶 而且再眨几下眼睛 是有很多星星!

掏出手机想要记录下这个虔诚时刻 但发现手机办不到 只拍下一片漆黑

“没关系,用眼睛看个够就好了啊。”我说。

后来我们有再次靠近海边 可是海已是漆黑一片 也许因为涨潮的缘故 海闹得特别凶 但丝毫不影响我对它们——这样的大自然的喜欢。

有些一堆人在靠近海的地方点起了火 聚会欢呼着 觉得这样的“天人合一”和互不干扰真的很美好。

零点左右回到我的胶囊旅馆 洗漱完毕 便沉沉地睡了下去 大概住在同一房间不同胶囊里的各位已经比我先就寝了 就这样一睡睡到早上十一点 人都走光了

打开微信 有人跟我说台东地震了 问我有没有事

我噗哈哈哈哈哈哈睡得跟猪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 况且我在台南呀嘻嘻

但是因为我睡掉了早上的缘故 来不及玩水上活动了 (我一直很想浮潜QAQ下次吧!)

下午我们去了阿嘉的家 海角七号的另一个拍摄地






然后看了火苗(一个非常败笔的景点 就是说地上的天然气冒出来 所以地面会起火 我觉得看人们在火苗下面烤爆米花的样子比看火苗好看hhhh)

然后就去搜刮当地美食 绿豆馔(味道很鼻涕)还有阿婆的面店





最后 在海滩边恋恋不舍地看完最后二十分钟海就要跟这里告别 有点不舍 可能是海浪也感受到了吧 非往我身上扑 裤子湿了 尴尬的收场 还有就是基佬昆说看不到比基尼不开心 我内心OS:你穿给自己看不就好啦??



离开垦丁 跟别人拼车 几小时到达高雄 高雄只是我们的中转站 不能逗留太久 有些可惜了 我想这个台湾第二大城市 应该是个很文艺的地方吧 这里有驳二艺术特区 电影馆 眷村文化馆 但是因为时间原因 只去了驳二 由于快要关门了 也是晚上 所以看不到什么 晚上看这个地方 有点像广州的红专厂

接着去了一个忘了名字的夜市 不过高雄留给我最深印象的是卖唱的人



她在弹唱着王菲的《约定》超级好听 很多人坐在她对面的台阶聆听 聚会 暖黄色的路灯下 这个女生 很美好呀 



他是我在高雄捷运站遇见的 抓住我耳朵的是 他在弹我一直很喜欢的钢琴曲《river flows in you》准备离开的时候 基佬昆肚子痛待在厕所很久 然后我就一直站在他面前听 不管有没有人听 他每弹完一首都会说

“这首是xxxxx,今天晚上倒数第x首歌,表演将在xx点xx分结束,下面这一首是xxxxx...”

俨然像个表演家 佩服 我驻足在他面前 不敢望他 偶尔眼神对上了 就对彼此微笑 临走时我转头跟他挥手再见 他也笑着对我点点头 指尖的钢琴声没有断 这是我们这辈子见的唯一一面 已经足够珍重且值得怀念。

台湾街头的他们 是在表演求打赏 而不是单纯乞讨。


终于颠沛流离地 在凌晨到达台中 找了个旅店睡觉 第二天还要早起

(这次我的行程比较紧 而旅途安排纵跨了整个台湾 在交通路途上花费时间很多 为了节省时间 我们选择在客运上过夜 半夜到达或者一觉睡醒就到达的那种)

往后几天 | 序



往后几天 | 正文

去清境农场的车不多 大清早赶上了一班 

可能因为天气原因 那天的景色没那么好看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喂羊 那里的羊不是圈养的 而是放养的

对于动物 我从来都是又爱又怕的那种 这是我第一次喂羊和摸羊毛




你要问我喂羊是什么感觉 其实它们不会咬你的 我觉得它是把饲料吸进嘴里的

因为它吃完你手里的东西 手上回有点蒸汽 湿湿的

动物有权利活在地球上 而且它们很伟大也很可爱 保护地球很重要~

另 台中的公交是免费的 虽然难以置信但这是真的

对于台中的另一个记忆 是逢甲夜市

虽然没去几个夜市 但基佬昆说逢甲夜市算是台湾非常好非常大的一个

有一天他晚上饿了 就一个人坐几小时车从台北到台中逢甲吃了一顿 然后在24小时咖啡厅过了一夜

我之前一直以为夜市是深夜才开的 让人们吃宵夜的地方 没想到是晚餐+宵夜

且大部分不是通宵营业的 晚上十一点左右就收摊了



夜市的好吃的东西真的很多 也很腻QAQ 吃几下就饱了..

也有卖一些其他东西 当然我有留意到 他们有些摊位是用来玩游戏的

那些游戏只存在于我的童年 现在在大陆除了夹娃娃机 几乎没有了

比如用枪来射气球 玩游戏赢了送公仔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落后

或者说 台湾的他们有这种喜好

夜市走得差不多了就走进了逢甲大学 真的很羡慕这里的学生

一是因为这是一间比较厉害的学校 二是因为他们一出校门就有那么多条街可以随便吃..好幸福 这就是别人家的学校TAT

如果当时时间充裕 我们还打算去台湾最美的大学——东海大学 建筑系很强的一个学校 而且建筑风格非常日系 跟当年日据有关 这次没有去 有点遗憾 下次去的时候再补上~

另 在台湾读大学其实没有大陆那么难 试题简单之余 有九成学生可以顺利上大学 按照很多大陆学生的努力程度 已经能在台湾上很好的大学了 只是大陆竞争太激烈(摊手)

在离开台中之前 我们吃了宫原眼科的雪糕 宫原眼科不是眼科医院 是个品牌



"eyes cream"="ice cream" 这是我的理解

挺出名的一个店 总是排长长的队 同时价格也不便宜

但它的特别之处在于雪糕的种类很多样 也是独创的 比如说茶味的 各种混合的



味道很特别是真的~

吃完以后我们又开始赶车 赶回台北 到达台北的时候已经快一点

而台北的交通到零点就全部停运了 我们选择骑自行车回基佬昆家 即是路边那些可以租的Ubike 骑了8公里 用了50分钟 终于到了!



当然在这50分钟里面 我领略了沉睡的台湾 汽车几乎没有 偶有人呼呼地骑着电动机车驶过 听到他们驶过的声音都觉得爽 不过无论多快 他们还是会在红灯的时候停下来

因为我们几乎是一条主干道骑下去 经过的红绿灯已经多到数不清了 那条路真的是每隔150米就一个红绿灯  非常神奇

这个时候的马路空荡荡的 霓虹灯灭了 整个画面是有年代感的

“这里是举行同性恋平权运动的广场 一般是集会的地方”

“这里是国立台湾大学 这里是世新大学”

基佬昆介绍到 偶尔我们还比谁骑得快 用这种方式去了解繁华台北的另一面也值得 

用脚 自行车 电动车 小汽车 台铁 捷运 客运

甚至 我已经玩转台湾的所有交通方式了

台湾的便利商店特别特别多 每个717或全家里面都有ATM 而且有些便利店甚至会设置洗手间 非常方便

突然开心 我们终于活着回来了 真不容易~

回到住处看到那个几天没见嗷嗷待哺的室友(其实他只是饿了

最后一天 确切来说我根本不知道这是最后一天

本来的安排是 中午自己去西门町购物 找二手书店 帮家人朋友老师买东西

顺便进台大走走 然后下午去基佬昆他们的世新大学蹭课 晚上找他们吃饭顺便度过最后一晚

结果那天早上我起来 他们俩还在睡 我就出门瞎逛了 喝了个他们安利的奶茶



看着导航迷了路 心想 没关系 还有时间可以挥霍 结果...




收到我妈的信息 问我到机场没有 我吓得查了查 妈呀就是今天的飞机 距离登机还有三个小时 什么都没买呢还 赶紧跑..

一切就跟上面朋友圈说的一样..非常崩溃

坐上飞机的那一刻 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太糊涂也太突然了

那些登机工作人员都看出来我的急 跟我说 

你跑那么急 应该没有漏掉什么东西吧

我尴尬地笑笑 走上了飞机 报平安 这是我遇到的最后一个台湾人了

连最后一个都那么亲切热情 呜 不舍得离开这里

在台湾 礼貌不代表距离 不好意思谢谢这种话也不是客套 而是潜移默化的习惯和非常善和暖的心 

也会有人帮你把箱子放进去提出来 

公交司机看你没有找到票 会说 慢慢找不用急 

电梯上永远只有右手边一条队 

商家店主之间不是一种竞争关系 他们会互相帮助 甚至会赞美对方怎么好 

“只有在台湾 我才能毫无保留地信任别人”基佬昆如是说。

所以回到珠海的那刻真的很不习惯 空间突然变得拥挤嘈杂 一切又回到只能靠自己的状态 可是也并没有什么办法 环境可以影响人 这是真的。

很喜欢台湾的文风 温柔儒雅无戾气 就如同台湾人一样

老师之前说台湾文学是孤岛文学 总有种被孤立的落寞

但我想说的是 台湾甚至比大陆更重视纯文学

过去几十年来大陆的文学总是被压抑被中断 幸好还有香港台湾 把当时遗失的失落的东西 小心翼翼地保留了下来 弥足珍贵

之前基佬昆还提到了一个他师妹做的一个公众号叫“要走四年脚很痛”

里面有一篇“为什么来台湾读书”

大概可以看到大陆学生在台湾读大学的状态

挺喜欢这个公众号的风格 而且那个女生的类型也是我喜欢的~

啊看到这么美好的女孩子我都要弯了 羡慕男孩子可以喜欢她们!


另外想说几个比较敏感的话题

台湾人其实挺迷信的 其实从白先勇的文字中就能看出 那种宿命论 风水等 我党觉得它是封建落后的 玄学这个东西 我不能判断它正确与否 只是自有相信和不相信的理由和自由。


路上见到很多某邪教的成员在派宣传和打坐 其实我很好奇他们的存在 是不是真的像我们被教育的一样 就拿了些资料来看 在我们看来 他们是邪教 在他们看来 我党也是邪教 有很多残酷的事实被掩盖了

其实吧 从另一个角度看 众矢之的就完全不同了  也是神奇。

我们总说 要让台湾回归 祖国统一 单从旅游角度想 如果真的没有门槛了 按我们这边的素质 真的会糟蹋了那里的资源 就像我们糟蹋自己的资源一样 除非我们也可以拥有他们的高素质 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素质高是有多重要 不仅关乎个人 还关乎整个地区 只要两边不打起来 维持现状其实也没有那么糟 大家都能过好自己的日子

不能写太多政治不正确的东西了怕被封 最后这些 你们随意看看就好~


每次旅行结束回来都会丧一阵子 这次是不仅丧而且困 再加上回来水土不服重感冒了一番 现在好些了 从高刺激生活回归低刺激生活总归是难以适应的

但生活总要继续。

这次匆忙又充实的台湾旅行虽然有很多遗憾 但是快乐和震撼总比遗憾多 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接下来想去西藏新疆和第二次台湾:)



评论(19)

热度(15)

©满岛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