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岛光🌿

和自己赛跑的人:)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文学 电影 音乐 辩论 摘抄 健身 私语体写作★21.继续成长
放照片的lof@他们叫我思聪妹.
weibo@-思佳仔
豆瓣@- 廣末涼麵ッ
知乎@skybehind
谢谢你的关注 我很开心。

纵使破碎 我们也因彼此的存在而变得更完整.

这是多图多字的下篇。

上篇说到自己遇到很多不愉快 但这个时候 大自然和小孩子最能治愈我。

同时 无论内心有多少心塞的东西 
一打开教室的门 我就会不自觉地把烦恼放一边 
把我的喜怒哀乐全部交给我的女儿和儿子们了(笑)

最近很喜欢一句话
「我们生而破碎,用活着来修修补补。」
这次义教 我除了做一个参与者以外 
还成为了故事旁观者与收集者 甚至是故事创造者。
与其说是我们给他们带来更多知识与陪伴
不如说是他们给我带来很多启发与感悟。

之前有天晚上在阳台进行团队培训
问到 说说你来义教的初衷吧。
我之前没怎么在意过这个问题 
想着 去就对了 哪来那么多理由。
经过一段时间的洗礼 
我渐渐地发现 
其实自己是有初心的 只是隐藏起来 
到后期逐渐明晰起来。

第一 义教是我的一个大学愿望 
大学应该是最能让我做自己的时间了 
以后不一定有机会和时间 所以我来了。
第二 身边很多人觉得我有做语文老师的气质 
家里很多亲人都是教师 
所以我成为老师也是他们的希冀 
他们也能帮到我 
再加上自己就是中文师范专业的 
这样的职业简直不能更对口了
只是我自己对这样的希冀和期待一直持保留意见 
说不定有其他方向也适合我呢 比如编辑记者之类的 
我可不想把自己圈在一块区域 再也不跨出去一步

所以这次义教 也是想要亲自验证一下 
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且适合当一个老师 
以及 如果真的成为了老师 
我想我可以试着摸索自己要成为一个 
在学生眼里 怎么样的老师。

第三 我意识到村里的人们思想有些闭塞了 
比如在男女问题上 比如在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上
这很容易影响到孩子们 
我不希望孩子一直待在固定的视角里 
而期待他们能有走出去的勇气 
无论是通过旅游的方式 还是考来广州读书的方式 
我希望他们能够亲眼看看这个复杂又美好的世界 
从而改变对很多事情固有的看法和刻板印象
从他人的角度看问题 
有时候 经历的事情多了 视野宽广了 自然就成长了
 同时人也会变得更加温柔和包容 
而非在自己这片小小的疆域里 安分守己 墨守成规 
活得很乖 或者活得很自我。

【关于上过的课】

我上的课程不算太多 在小班通常是给他们讲绘本故事

我记得在小班的最后一节课上「十万个为什么」
上得挺崩的哈哈哈 
因为到后期 小班的小朋友都开始放飞自我了
然后我声音也不够大 所以其他义工反馈说 
我有点像在跟几个小朋友聊天 而不是在上课。
本来想管纪律的 
后来想着 身边有几个小孩听得很认真 不忍心打断这个课堂 再加上 都是最后一节课了嘛 原谅其他小朋友~
那几个小朋友 一直围着我问问题 或者回答问题
下课了 那几个小男孩也还是不愿意走 待在我旁边
我们分享了各自养小动物的经历
子凡说他们家之前养过猴子和鹦鹉 总是跟着他晃来晃去 我告诉他 猴子的模仿能力特别强哦 说不定下回你做作业 它也会学着帮你做作业~ 
后来他也说他之前抓蚯蚓作鱼饵 钓了八条鱼 还送给人家一条呢

俊贤说他想养蛇 以及向我告状 
总有小孩子摘他花园的花

我也分享了 小时候 我养的蚕蜕变成蝶的故事 还有
我养的两只鸡从七楼掉下去没有死 又抱回家继续养的经历

后来 我问他们 你们的理想是什么呀



子凡超级坚定地说
「我要做一名军人 保卫国家 保护家人」
子凡长得很帅很正直 然后也在学跆拳道
想想你未来当兵的样子 
真的是迷倒你思佳姐姐啊啊啊(:з っ )っ




俊贤说他要做园丁和花匠 他要保护花
他很喜欢很喜欢花 各种各样的花 
他家旁边也种着些花 他常说那是他的花园
之前我和迷弟过去玩 他摘了好多好多花送给我们
我和迷弟手里拿着一堆花 心想
这大概就是这个爱花如命的小朋友
表达对我们的喜欢的一种方式吧(笑)

后来 腾凯说要开坦克 钊平说要当警察
嗯 希望这群小暖男们啊 他们的梦想都能成真~

我留给小班的小朋友的时间并不算多 偶尔跑出去陪他们玩一会儿游戏 他们都很喜欢被拥抱 甚至在你蹲下时 趴在你背上 抱住你大腿(身高不够高啦 所以有时候我穿着裙子被他们抱也是有点尴尬的QAQ

在大班
平时没有课的时候
他们上课 我就坐在大班教室的角落 备课工作
或者授课义工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就入一下组

他们下课了 就会过来看我在干什么 或者拿着脑筋急转弯的书过来说 姐姐我想玩猜谜
然后我一般就放下电脑 跟他们玩 
他们话很多 叽叽喳喳的 也不管我听不听得过来 就各说各的 
我那时有点崩溃 因为怕漏了回应其中一个 
甚至在尝试 左耳听一个声音 右耳听一个声音 
等两个人都说完了 再分别给出回应
后来她们干脆一下课就跑过来帮我扎头发 各种设计 
扎好了 我不舍得拆下来 就顶着她们设计的 乱乱的头到处跑……虽然乱 但好歹也是她们的劳动成果嘛‎´•ﻌ•`

也有给他们放电影《岁月神偷》(我个人很喜欢的电影)和动画片《咱们裸熊》《机器人总动员》之类的

我上的第一节课是分享我的台湾之旅 
想带他们看看我眼中的世界 上课的感觉还可以
只是有四大天王进来听课 之前本来不想让他们进来的 因为他们没有报名而且很叛逆 但后来心软了 课前他们也答应不吵 但一节课下来 他们还是破坏了课堂秩序QAQ

第二节课是百科知识竞赛 年龄大一些的孩子挺喜欢的 也非常踊跃 所以做这种竞赛永远都要拖堂……
希望他们能够通过这种比赛的方式 
潜移默化地了解很多知识啦~

第三节课是分享龙应台的《目送》以及教他们写信 
这是我上得比较垮的一节 
我发现自己高估了他们的理解能力 
他们的年纪还理解不了《目送》这篇文章 
但写信这个环节 他们挺用心的 
只是我的课前准备还不够 
所以有些孩子体育课上到一半
还在问我写信的格式对不对 
但我知道这个环节对于他们来说是有意义的 毕竟他们都是有很多话想对某个人说 但又不太擅长表达的孩子 

第四节课是语文知识竞赛 
考他们对成语和AABB等形式的词的积累 他们很认真 
只是有些答案很奇葩很好笑 
比如ABB形式的词他们写了“雪白白”(??)
但看到他们积极的样子就觉得满意啦 

第五节课是教他们四宫格数独和玩脑筋急转弯 

“你不是教语文的吗 怎么教数学”一个大一点的孩子俊毅问我。

数独是我小学的时候特别沉迷的游戏 
甚至在高一数学最烂的时候 
也依旧上课拿着本数独想要证明自己(....) 

也许是四宫比较简单 他们很快就能做出来了 
接着我出了一系列脑筋急转弯 他们争先恐后地回答 
但是没有“急转弯”的意识 都按照正常思维来思考 
所以答案总是错 但他们仍旧乐此不疲 

之所以设置这节课 
是因为我观察到平时他们很喜欢数独和猜谜 
总爱让我出题考他们 
所以 就干脆把数独和脑筋急转弯搬上课堂了。

第六节课也是最后一节课 是分享我活过的20年 
包括我的小时候 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 
为了这节课 我准备了很多很多 从小到大的照片 
翻遍了小学的班级博客 初中的QQ空间 一直以来的微博和朋友圈 

最后精选了一些照片 做了九十多张PPT 完完整整地呈现了我人生的四分之一(如果我能活到80岁的话.. )

比如小学


初中


高中



大学


也顺便分享了我对他们的一些小期待





有些义工过来听了 问他们的意见 他们说我拥有完美的一生 我笑笑说 是因为不完美的部分没有说出来罢了(笑)

课后 他们说“高中好辛苦啊 不想上高中”“我想直接上大学 直接20岁”云云

很担心被我这样一分享 他们就不愿意好好考高中了 但其实除了告诉他们每个阶段都值得经历一遭 高中是我最难忘的一段外 我又要如何跟这群傻孩子解释呢。

其实我之前还准备了其他课的 比如辩论课 红黄蓝绿心理测试课等 后来觉得他们这个年龄可能不一定能听得懂 只好作罢了......哭唧唧QAQ

后来 最后一节班会 环节有:

1.让他们回想一个月以来学了什么并展示出来





2.给他人写小纸条 无论是开心的不开心的
都可以用这种方式告诉对方 并把小纸条当成礼物交给对方 
本以为他们会写给各自的同学朋友 
没想到我也收到了这些“小礼物”



3.写个人随笔并自己保管好或者送给他人

4.写给义工哥哥姐姐的话

5.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躺着坐着并闭着眼睛 听我们四个班主任分享我们想对大班小朋友说的话




我是最后一个发言的 说着说着居然听到了抽泣的声音 也有孩子在偷偷看着我们 但我还是微笑地读完了

6.他们一直很期待的大食会 
有小朋友带了切好的西瓜哈密瓜和一堆牙签过来 
也有小朋友一大早跟爸爸一起做龟苓膏 然后分享给大家 
当然最普遍的就是去扫荡小卖部 
去买一些不健康但好吃的平价零食啦 大家都很开心 
本来当时是幻灯片放映他们一个月以来的照片的 
结果发现 他们好像更专注于吃哈哈哈哈





最后一天 我说“快来我衣服上用自己喜欢的彩笔签个到”



于是他们哗哗哗地跑过来 帮我的衣服涂了个鸦



看到“思佳姐姐是美女”“思佳姐姐你最棒”“I LOVE YOU”的时候我挺开心的

然后再仔细看鹿晗王源易烊千玺王俊凯迪丽热巴Angelababy什么鬼??

追星可以.....但不要把自己偶像的名字写错好吗......这群傻孩子QAQ

【家访以及那些与孩子们的故事】

课后 我们一般会去家访 尽可能地把每个大班孩子的家都去一趟 不管远近

其实与其说是家访 不如说是去他们家陪他们玩 然后应付一下家访记录

我们去了邝晓莹和张梓涵在三丫塘和杨围的两个家

三丫塘和杨围离我们这很远 所以一路跟他们走回去要走很久的山路 他们一路闹腾 我耳朵要炸了可是开心死我了 仿佛回到童年的无忧无虑时刻:

思佳和迷弟跟着两个杨围的小朋友和他们仨一起走路去家访,一路上都特别开心欢乐:梓涵喜欢不顾形象地扮成猩猩走路,其他小朋友也在学狮子、青蛙等动物的动作来逗大家开心,安静的山路瞬间变得活泼起来,仿佛置身于动物园。同时一路上他们的精力也很旺盛,争先恐后地跟义工哥哥姐姐讲话,思佳姐姐耳朵都累了,他们仍旧乐此不疲,一路上玩着脑筋急转弯、改编着李白的诗句,然后告诉我们他们之前在哪里看到松鼠出没、哪里有野生的苦麦菜、哪里可以钓鱼、哪里有松树.......虽然路途遥远,现在回想起来,仍旧觉得治愈和开心。



(救命 写到这里 我好想你们..)

想单独写写她 很有镜头感的她


梓涵特别特别喜欢迷弟 迷弟也很喜欢这个小女孩

但听肥肥说 之前关于“娘娘腔”的不愉快也有她的原因的时候 我挺吃惊的

然后到了后来 
她会因为打人而被默默非常严厉地惩罚她搞卫生 
她也被羔羊凶过 
总之 她挺“多灾多难”的 但永远都是笑着的

当时例会大家会提出对她的不满 
我当时说 其实我感觉她是一个 
把不开心都藏在心里不会轻易表现出来的女生 
以下是我写的家访记录:

张梓涵是一个大大咧咧,没有心机的女生,所以有时候她的大大咧咧可能会不小心伤害到义工哥哥姐姐的心灵,但熟悉之后,就能接受她的那不带一点做作的活泼。同时她也是个虽然做什么事情都很积极活泼,但是一点名提问就会非常腼腆地躲起来,说着“我不要~”,不太敢当众地表现自己的女生,私底下倒是很喜欢在熟悉的人面前放飞自我。她拍起照来极其自然且好看,很有镜头感。同时,她也是一个很少把负面情绪表现出来的女生。


她是一个相处越久 会越喜欢她的开朗活泼的女生。

只不过她有时候急起来会跟别的女生哭着吵起来打起来 过一阵子又继续笑得很开心
.....她真的给我们带来很多欢乐。

同时她也是那个在作业里问我“你很喜欢一个人,但那个人不喜欢你,不理你,该怎么办”的傻孩子。

而且有时候晓莹会觉得她笨手笨脚的
就不让她做一些事情 她也会有点苦恼哈哈哈 
但晓莹和梓涵一直强调她们是好朋友 不要把她们分开(好暖的友情

想她。

<江伟霞>

她是一个超级优秀超级学霸的女生 
在一个很好的小学就读 
去她家家访 她拿出一沓奖状 
我问 你最喜欢哪一张 她说一等奖 
她妈妈希望她学好英语 做一个英语翻译方便做生意 而我问她 你觉得呢 她说她想做个语文老师 
有观察过她 班里一出现状况 她会看我有什么反应 或者悄悄给我帮个忙 很有班干部的感觉 
今年是她第一次学尤克里里 
已经是班里最厉害的两个中的其中之一了 
另一个厉害的去年是学过的 
加上 无论是语文竞赛 趣味运动会 还是画画 交作业 
她都是最积极认真的一个 也常常是第一名
其他义工觉得她是一个很强势又带点阴郁的人 
我倒觉得还好 可以理解 但我也有留意到她跟妹妹关系不是特别好 同时我也知道她很喜欢我 虽然我并没有为她做太多事。



最后那天 找她聊天 
问她 家里为难你的人是谁 
她说是舅妈 
她离开爸爸妈妈和妹妹 入了舅舅的户口 甚至把姓改成江(她本应该姓梁2)在罗定读书 过起寄人篱下的生活 
她舅妈对她很不好 有次她给舅妈送饭 结果舅妈关起门来就踢她肚子 多次冤枉她 没来由地讨厌她 
外公外婆为此而跟舅妈吵了很多次架 
她还拿起椅子在我面前砸了下来 
说舅舅跟舅妈有次就是这样吵架的 
舅妈的火爆脾气没人能够制服 
我问她 你爸妈知道这件事吗 有没有告诉你怎么做 
她说知道 他们叫她忍 
父母会给舅妈钱 
舅妈在她父母面前也会装模作样的 装得特别好 
我听到这里好难受 
也许这一切就造就了她阴郁又强势的性格吧 
也难为她每次放假就立刻跑回自己家了 
她妹妹欣怡在旁边问 “你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吗” 
但事实上我无法帮她太多 问她有什么想法 
她说再忍一两年 考出去 
我说 是 考来广州 或者附近有住宿的学校 
嗯 她那么优秀 一定可以的
<梁欣怡>

伟霞的亲妹妹欣怡是个特别执着认真乖巧可爱的孩子 
但可以感觉到她一直活在优秀姐姐的阴影下 
会有一点点内向和自卑 
那间小学只有12个人 4个老师 
只有第一名才有机会考去好的初中 但她和班长一直都在竞争第一第二  
再加上平时跟着父母生活 父母不让她出去玩 
所以也不怎么开朗 但非常单纯善良 
当然也许会受一些来自姐姐的委屈(我感觉到伟霞不太喜欢她) 但她不会说 也不会表现出来 特别傻。
她们俩还给我写了信


结营结束后 我把她俩叫出来 
我把自己的尤克里里悄悄送给她们 让她们拿回去练 
伟霞问我 放在哪里 我说 你可以带走
我知道自己的行为对其他孩子来说有些不公平 
但伟霞真的是初学者中进步最大的一个 
欣怡是潜力最大的一个 
而我也只有一把琴 
如果能送给她们 
给她们 特别是给伟霞一个像寄托一样的东西 
或许她会好受点。

【梁欣彤】

当初在长流村招新的时候 
是她和她的妹妹嘉欣带我们到处跑的 
我们拿伞遮她们 她们两姐妹很安静 
有时就会静静地坐在我们旁边看我们开会备课 
留意到的细节是 她们也会开始像我们一样带伞了

但很奇怪 她们只会笑笑 不怎么讲话 
后来她在班里基本上不说话 也没什么朋友 
我去她家家访 她甚至躲着我 这让我很难过 
她一家都话不多 但大人说她们很开朗 还经常打架 
我看看眼前的她 有点难以置信 
我在房间里跟她说了很多很多话 得不到回应 
她说她不想说话 于是我们尴尬地结束了这次家访 
不知所措 很担心 她和她一家会觉得 
因为她在学校表现得不好 所以才去家访 但其实不是
但那次交流之后 我觉得自己离她越来越远了 
甚至后来的一天 她和她妹妹都没有来上学 
我的内心挫败到极点 
后来 她们回来了 
我不敢再特别留意欣怡太多 
也没有主动跟她说话 就默默观察 
发现她真的有在改变了 依旧不说话 
但是有时候下课会有一些小朋友围过来跟我玩 或者一起唱歌 或者看我电脑里的照片时 
她也会默不作声地围过来 在后面看 
再过了段时间 她开始主动跟我说话和微笑了 
我觉得特别惊喜和欣慰 甚至到后来 她会问我要手机 看照片拍照片 把麦克风递到我面前让我唱歌 帮我扎辫子 开始黏着我 
只是她依旧不太融入集体  
最后一节班会大食会环节 她依旧一个坐在一边 吃着自己的零食 
我把她拉到我身边 拿她手上的零食 也把自己手上的零食递给她 

她妹妹嘉欣不在我们班 比她开朗粘人一些 
临走的时候来送我们 
我问 你姐姐呢 
她说不知道耶 
我心想 好可惜 还想再见欣彤一面 
结果在路上看到欣彤在往反方向走 
大概是不敢再见我们 
我在车上叫她 跟她说拜拜 
她向我们挥挥手 再挥挥手 我欣慰之余 也有些难过。
在别人眼里 她没什么存在感 反而很有距离感
在我眼里 她跟别人相比 的确没什么突出的特点 
只是个很不爱说话的女生罢了 
后来她愿意让我走进她 我很高兴。

只是 班里还有两个女生很少说话 
也不会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渐渐跟我们熟络起来 
黏着我们到处走 
我们因为时间原因也没办法通过家访的方式更了解她们 我为此感到抱歉 
希望以后回访的时候 有机会再见到她们的话 
跟努力地 像靠近欣彤一样 靠近她们。

一个近乎完美且懂事温柔的女生啊。

我们都说她是大女儿呢 如果我是男生啊 就会喜欢这种类型 

她的那种气质 真的很讨人喜欢 她说她开始学古筝了 我就觉得 太适合不过了

其他义工去她家玩 听说她做作业慢会被妈妈打 我心疼死了 因为她写字真的很认真工整 所以就会写得比较慢 再加上她晚上会帮忙洗碗

她成绩也很不错 她说很奇怪 同学们有问题都会去问她 但她说自己并不是成绩最好的那个啊 我们心想 你那么耐心认真 受欢迎很正常呀

她说她要当医生 治病救人 顺便给病中的爷爷奶奶一些帮助(暖哭了QAQ)

回程途中 她用别人的电话 一个个打给我们 问我们到家了没有

刚刚写这篇东西写到一半 她打电话来问候我们 

就..真的是 未来会是一个很棒的女生啦。

她有个弟弟 叫子为 是我们整个团队的宠儿 我们见到他永远都是又亲又抱的

因为...太可爱了啊。


不过这个小孩子啊除了可爱到爆之外 好像没有其他比较明显的优点了哈哈哈 脾气不太好 
不过如果我也有像湘瑜这样的姐姐宠的话 估计我也任性><~

之前还有两个小孩很黏我

 一个是做饭林香姐的外孙女晴晴 
后来阿姨说她爸妈离婚之后各自又找了一个 
然后孩子判给了爸爸 两边家庭又有了新的弟弟妹妹 
然后可能爸爸对她不算太关照 因此放假就跑到外婆家来所以她很独立 6岁 自己洗澡穿衣睡觉 送其他小朋友回家 
然后在林香姐家我们俩也会经常呆在一起 
但是大家觉得 我对每一个孩子都母爱泛滥之余 还太重点关注她 大家会觉得我做得不太恰当 
但我的想法是 
这样的偏袒是因为其实我想给她更多之前大人亏欠她的东西 
我知道没有我 她也照样可以过好一天 也有让她不要粘着我去找别的小朋友玩 甚至是之前开会 备课她也会过来 我让她安静 她就真的安静了 
后来大家说这样不行 有了她这个特例 其他小朋友也会进来 不管是不是捣乱 
所以我跟她讲我因此被大家批评之后 她也就不跟过来了 
但大家觉得 还是不行 要对每一个人都关注 这样给别的小朋友看到不好 但是我希望给她更多照顾 如果是城里的那些小孩 其实我都不太在乎的 因为他们什么都不缺 但我来到这里 觉得城里和乡里的孩子不一样 但是没有办法 我很苦恼 怎么跟她说 以后不能总是黏着我 因为我一个月后就会离开

那段时间她还跟我说 有次爷爷想拿刀砍奶奶 结果警察来了 爷爷给了警察钱 警察就走了。

后来 可能因为我过度关注的缘故吧 
团队除了觉得我对她母爱泛滥之外 也开始关注她 
我告诉他们 晴晴很听我的话 
所以如果她有什么做得不对的 
可以跟我说 我再告诉她 
后来我接到越来越多的投诉 
说她骂人打人 吵闹 放飞自我 
甚至到后来 她不回家吃饭 吃方便面和零食 
林香姐问她钱从哪里来 她说她拿的

我对她和她的家人有些心寒 有种被欺骗了感觉 同时也不知所措 我应该继续这样宠她吗 还是她真的像团队说的那么心机呢 我跟着团队里的大多数人 渐渐地 对她没有那么亲近了 后来她提前离开了长流 去她妈妈那里了

突然想起她悄悄跟我说的那句话 “我从你来的第一天 就很喜欢你了”

我很内疚 觉得对不住她。

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对她如初 好担心她会学坏 
其实我内心 还是很希望能够帮助她 
但我想我已经在无意有意间伤害了她。

还有一个孩子忘了名字 叫她Q 是晴晴的朋友吧算是 
她总是让我们陪她玩 问我们什么时候有时间 
但是我们真的太忙了 她就一直追问 
格格巫觉得她有点烦 
有一晚我们吃饭的时候 
她说她怕黑 怕过桥 不敢回家 要我把晴晴找回来 带她回家 不然奶奶会找不到她 
我说我找不到晴晴 她说让我送她回家 
我说我不会路啊 她又拉了迷弟陪我 
后来我们俩有事情出去 就顺便带她回家了 
发现其实她家离得很近很近 
后来得知 她妈妈跑业务 好像没有爸爸(?)还是爸爸也不在这里 就跟着奶奶 那个奶奶已经很老很老了 并且还要照顾自己的妹妹 
所以其实她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缺爱 
所以就会粘着我们 印象非常深的是 
迷弟问她 你爷爷在哪 
她说 我爷爷在天上呢 保护我啊 你要不要去找他 
事后迷弟说 他觉得这个女孩子身上有阿Q精神 就是会自己安慰自己 

长流村六七个大一点的男孩 初高中的年纪 非常叛逆 

他们没有报名 就总是在外面玩 有点吵吧 也不怎么听话 
其实前一届的义工跟我们说 其实他们是好的 
不会伤害我们的 只是想试探我们的底线 
叫我们不要与他们为敌 也不要排斥他们 
因为之前我们团队有人对他们挺凶的 
他们在我们开会的时候吵 又赶不出去 

有个个骑自行车的黑色衣服的男生 后来认识他了 他叫梁志伟 他老是想进来弄音响播歌 我们拒绝了 其实他也没怎么样 就抱怨几句这样 

后来林香姐指着他问我 他有没有打扰我们 
我说 没事 还hold得住 阿姨说 
他没有妈妈 他爸没结婚 他是捡回来养的 
但是他可能会偷钱偷东西 让我们注意一点 
我就觉得 好残酷哦 

后来到了后期 即使他们还是会时不时地进教室坐着 我们也还是会把他们赶出去 但放学之后 我们玩UNO和狼人杀的时候 也会叫上他们 甚至他们会帮格格巫打王者(.......)

后来结营结束之后 他们会加主动加我们微信 我们走之前会过来我们这边 虽然不说话 但是会一直在旁边玩手机之类的

其实我根本没觉得他们会偷东西或者很坏 反而他们会帮我买雪碧

还跟我们说我们下次再去长流的话 他们带我们到处浪

我问他们 为什么不早点带我们玩或者面对面聊天啊

他们说 因为每次想跟你们聊天都被你们赶出来啊...

原来如此 他们靠近我们的方式不是上课乖乖听课的那种 而是踢着门翘着个二郎腿就说要听课那种 
但是因为之前有试过让他们进来(我的台湾旅游分享课) 但是他们管不住嘴巴 哼生气

甚至这几天一直想跟我语音或视频聊天....

但是一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所以就只接了几次 
跟他们说 我们接下来会有其他要忙的事情 
接下来就没有再接了。

如果能回访见到他们几个调皮捣蛋气老师的孩子时候 
我觉得我会忍不住跟他们出去玩诶哈哈哈哈~

他们的确没有恶意 而且 会是很义气的兄弟。

我还负责了趣味运动会的策划

原来做策划那么累的啊QAQ 好像无论怎么改 都还是会有意外

意外一:

我们义教那段时间的天气都挺好的 甚至是晒到爆那种

结果趣味运动会当天居然忽晴忽雨 很多户外的项目都不能很好地进行了

所以只能有些混乱地转室内的下半场  
而且我不够坚定 听旁边的义工说是时候结束 
就草草结束了 后来看时间发现 
都还没到结束的时间 孩子们还玩得不够尽兴呢QAQ

意外二:

奖品设置上 我以为他们会更喜欢吃的 
所以给盖章多的孩子买了旺仔小馒头香芋软糖  
盖章少的孩子买了本子和铅笔气球

结果很多孩子说他们更想要气球本子铅笔......失策失策

意外三:

担心下午会继续下雨 所以本来打算开展的游戏活动都取消了 临时改成看电影 结果他们有些坐不住 
后来我们干脆不管天气 直接带他们户外玩 
跳大绳 老鹰抓小鸡 捉迷藏 
他们玩的很开心 我又松了口气~

还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啊!





接着就是结营仪式了 

我主要负责结营的两个节目

一个是和格格巫一起 带着大班的小朋友唱《樱花草》

一个是我和肥肥用尤克里里弹唱《温柔》

以及一些琐碎的公关工作 
还有跟迷弟搭档 一起做当晚活动的主持人

当晚其实也出现了很多意外 
比如金玲的妈妈过来闹事 
音乐卡住 
小班的小朋友会经常吵闹 
麦克风会突然挂掉 
或者没有提前说好荧光物资的发放时间和食物的发放时间
但还是挺顺利地结束了

大班的小朋友可以说是扛起了半个结营晚会

小班因为年龄和纪律的原因 只有《数鸭子》一个节目

大班 我的女儿们 不仅要跳《宠爱》唱《樱花草》还有一个尤克里里的节目

两个女生(伟霞和婉鑫)弹完《小星星》以后 给《虫儿飞》伴奏

其他孩子就在旁边边唱《虫儿飞》边做手语

他们完成得很出色 
他们不仅不会躲避镜头 而且在众人面前也不会怯场 落落大方 比平时排练好很多 我很惊喜。

最后有一个节目是我们8个义工分享想对小朋友说的话 以及唱《栀子花开》

那个时候 有些义工哭得很厉害

我也留意到
湘瑜哭得稀里哗啦的 拉着我的手不肯跟妈妈走 
梓涵一看到有人哭就跑过去给他扮猩猩扮猪 逗他们笑 以及 一不小心被我听到晓莹那句
“要哭躲起来哭 哭完再出来”
早上 子凡跑来 
一块钱纸币塞我手里说要送给我 
我说 思佳姐姐不要钱 你可以用钱买礼物送给我 好吗 
他点点头
结营的时候
子凡以为思佳姐姐哭了 见到人就一把抱住 结果抱错了别人 后来终于找到我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坐在我旁边 不说话 临走前 把棒棒糖给我 我说 留给你吃吧 他又送我一根黄色荧光棒 才肯上车

我告诉自己 
我是主持人耶 不能崩不能崩 
我是大班班主任耶 要微笑要微笑 
不然那群大班傻孩子会跟着哭得稀拉哗啦的。

只是晚会结束的时候 我本可以好好跟孩子们告别 
结果想起 香蕉苹果和零食还没有发给他们 
就匆匆跑去发了 他们东西多得他们拿都拿不完

“如果结营的最后 不是发放物资让他们拿不完 而是发放亲吻和拥抱就好了 这是最大遗憾”

sorry sorry sorry 后来被叫去收场 忙着忙着 
发现 你们都一个个离开了 
我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再见呢。

我也很喜欢长流的满天繁星。


那时 

 刚备完课的四人 懒散地走在没有灯的路上
迷弟抬头看着星空 突然大叫起来 说我好想哭啊
「那些像银粉一样连成一片的 就是银河」
接着我们就放着五月天的星空 望着星空 发呆了一首歌的时间 心想
古人之所以精通天文 可能就是因为夜空太美所以才会拼了命去研究地球外的另一个世界吧
以及 每次看到满天繁星 最令我感动的是
我意识到 
几亿年前的星星 竟然出现被现在的我们看到 很是神秘 

离开长流 最不舍得的 是小孩子 和 大自然。


同时也学到了 无论是陪伴小朋友 还是陪伴身边的每一个人

真正高质量的陪伴是 

不带诱骗的深情 不带敌意的坚决 

不带预设的倾听 不带焦虑的关注

谢谢你们 让我变得完整。


评论(10)

热度(9)

©满岛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