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岛光🌿

和自己赛跑的人:)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文学 电影 音乐 辩论 摘抄 健身 私语体写作★21.继续成长
放照片的lof@他们叫我思聪妹.
weibo@-思佳仔
豆瓣@- 廣末涼麵ッ
知乎@skybehind
谢谢你的关注 我很开心。

自知不足而谦卑.

忙碌的日子终于告一段落。
考完试之后歇了两天就去了深圳超级辩手特训营
九天八夜 待在酒店里 也不知道外面世界发生了什么
甚至都没有留意时间和天气
上午听课下午打比赛晚上赛前准备 一天天就这样过来了
虽然每天每餐都是吃外卖 看着各种外卖小哥东奔西走
但其实每天都过得充实又开心的哈哈哈哈哈
一共有48个人参加特训 6个导师带队
6个导师里有3个是台湾大学的 3个是武汉大学的
他们都是在辩论圈里很棒的90后辩手 甚至是明星辩手
我们这些小民都会在辩论视频里看到他们的脸
见到他们真人的时候 大家都特别开心
相处这么多天 发现他们真的特别厉害 颜值高又会玩

第一天的学员选拔赛
我被武大的王浩然选走了 非常开心。
因为我特喜欢武大的辩风和给我的感觉
那种感觉延续到此时此刻 还是很深刻。

王浩然是武大哲学系的毕业生 前武大校辩论副队
现在在复旦继续读哲学
是一个长得挺帅 笑起来特别单纯boy
大家都叫他浩帅 所以能进他的战队是我的荣幸和运气

其实后来我发现 打辩论的人分两种
一种是浩帅那样的优秀得要死又低调得要死的人
还有一种是 其实不怎么样 却偏偏有些狂妄的人
显而易见的是 大家都喜欢第一种
而第二种往往会因为固步自封而止步不前

这八天里我准备了四场 打了三场比赛
辩题的风格非常不同
有「该不该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的政策辩
有「当代社会需要热心肠还是冷头脑」的价值辩
有「羊领导的狮群和狮领导的羊群哪个战斗力更强」
还有「愚蠢和疯狂哪个更可怕」

作为一个刚接触辩论不太久的人
隐隐觉得自己不够强 还是个渣渣
所以很害怕自己会拖军团的后腿
幸好最后武大的军团还是赢了台大
(但其实我们大家都不太在意输赢 这种感觉很舒服)

最后一天离开他们突然有点怅然若失
像是迷笛之后又做了场梦
嘴笨 所以临走前就一直坐在浩帅他们身边
不舍得走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回想起讨论辩题时 浩帅是被我们逼疯的迷茫哲学家
信誓旦旦地说着热心肠的人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后来后来 浩帅跟我说 他觉得我是他队里最认真的一个 所以只要加强基本功就会有飞跃
「看好你,认真的girl,鸡年大吉(……)」

我望着评价心想 除了认真之外 我大概一无所有
一边感动一边埋怨着自己的不足
所以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很羡慕他们武大的人
有周玄毅和陈铭学长指导他们 带着他们一起努力
有金秋辩论赛这样的年度大型校内比赛
所以整个武大的辩论氛围非常好
甚至连不如我们学校的北师珠都有胡渐彪带队
而我们什么都没有 真的 没有老师管我们
甚至连懂辩论的领导都没有 全部都靠自己摸索
也所以这次去了超辩才知道 原来辩论是这么一回事
anyway 非常非常喜欢武大。

我和林菁师姐(我们一起结伴去的 她是校辩队长)
都蛮拼的
林菁说辩论是她的信仰和责任
我说辩论对我来讲就是一场要严肃认真对待的团队游戏
林菁每节课都录了音 她打算回去先自己重新整理笔记弄懂所有内容 下学期再放给辩论队的大家听 在不懂的地方给大家解释
而我更多的是因为大二才进队
要想不被落下必须通过各种途径赶上去
这就是我参加特训的原因吧
而且其实有几节课的内容我听得不大懂
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去教大家了。(……惭愧ing

越是看见大神 越发觉得自己还是渣渣
还有很多事情要私底下慢慢完成。

沉默很久之后 我安慰自己
「至少,你还有认真。」

打赢了两场比赛当然开心
但打输的一场结束之后开始不断的反思
我大概是个很喜欢反思复盘的人
甚至开了个反思总结专用微博 把自己的不足全写下来
但往往越是反思 越是陷入自我怀疑的泥淖
然后再自己爬出来 重新开始

我也不知道要看多少书才能治治自己的愚笨
也不知道要打多少次地鼠才有比较好的反应能力
也不知道要看多少场比赛视频才会真的开窍
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好好说话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让「认真」陪你。

最近很苦恼 又开始阶段性厌倦社交网络了。
我大概是个分享欲比较强的人
有什么好的东西开心的事都想分享
但往往要压抑住或克制住自己
所以才不会总是在刷屏。

开营第一天被武大选走之后特别开心地发了条票圈
别人的点赞竟像针一样让我恐惧起来
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强 实际上也没那么值得骄傲
后来朋友评论了一句「你每次发票圈我都会“卧槽”🌚」
感觉我的苦恼和恐惧一瞬间被放大了

就好像在知乎上看「做一个可爱的女生是什么体验?」这种回答
看的时候是挺爽的 觉得嗯啊大家都可爱
但是当你被邀请回答这种类似的问题的时候
就会觉得很尴尬也很不自然也很吊诡。
只好说「谢邀。我并不觉得自己可爱,只是有点婴儿肥瘦不下来,然后声音有点台湾腔改不过来罢了,我认为我啊,大概思考问题的时候像个老阿姨,学习起来像个书呆子,生活起来像个白痴。」
暗暗地自我嘲讽了一番。

社交网络只是记录生活的一种方式
我很害怕会把初衷弄丢
而把它变成一个让自己变得看上去很值得骄傲的平台。其实不是那样的。
我害怕被虚荣吞噬 为了别人的评价而战战兢兢
真的很累。
不想塑造什么票圈形象 一时的满足迟早会把自己弄丢
要认清自己。
2017 请把自己的成功和挫败留在这里
而不是留在朋友圈和微博。
甚至连简短的书评和影评都不想在微博更新了。
想重新开个书影专用lofter
大概这样会更随心所欲一点
我需要的仅仅是记录生活 有没有人看其实真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把时间和目光放在重要的地方。
而这个月以来一直关了票圈 所以后来打开发现已经翻不完了 也就没有挣扎了 生日过完了继续关掉 过好自己的生活。

越长大越发觉得 只有我能陪伴自己了
所以常常会对自己严苛 也偶尔把自己宠坏
其实今天是我生日啦 没有约别人
就纯粹想自己出去走走
因为这个月过得实在是太拼了
明天家庭出游 而我拥有的个人时间只有今天
所以生日的今天就date with myself
把时间全部留给自己 想吃什么想买什么都随着性子来
甚至连计划去哪都没有 走到哪儿算哪儿
当然也有收获啦
今天的正佳广场夜景真的好漂亮 明晃晃的蓝色荧光灯海
还有稍显悲怆的钢琴配乐
路人甲乙丙丁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大家都在自拍 定格许多美好的片刻
能在生日的今天看到街上一切都好 其实挺开心的
橱窗里的模特就这样无言地望着窗外的一切
稍显落寞。
希望它们下辈子能不做假人 做个好人。

其实……
今天傍晚的时候看到一个大着肚子的孕妇跪在街上
很不是滋味 属于我的日子怎么能容许这样的场面出现呢
仔细看她的纸上写的大概是
她的丈夫让她来广州分娩 结果她去到她丈夫的公司
有人告诉她 她丈夫找了个女的跑了
现在她只想要点钱480元回娘家

她时不时在啜泣 我看了觉得很难过 就给她塞了五块钱
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想哭
于是走着走着 又怕她饿所以去71买了十颗鱼蛋
然后原路返回 把加好番茄酱的打包鱼蛋放她右手上
跟她说
「今天是我生日 我请你吃」
她带着哭腔说「谢谢」

后来走着走着 觉得自己应该跟她说一声别哭了不然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好处
但又想自己还是别啰嗦了 径直地往前走
一直想着这件事

其实给乞丐钱这种事情我一般只有一个人走的时候才会去做
因为跟别人一起走的话 往往会被别人拉走 或者干脆怕别人觉得自己圣母啊做作啊就假装没有看见就走掉了
因为之前真的背后被别人这么说过
但我也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所以在没有朋友在身边的时候
反倒是做这种事时比较自在

后来回家跟我妈说了 当然没有跟她说太多细节
结果就被我妈说了一通 当然她没有很凶
只是说 路边的很多乞丐骗的就是我这种人
然后让我以后多帮帮身边的朋友圈轻松筹的人
因为那些经过审核比较实在 而且也切实有帮助
我在想如果让我妈知道我给孕妇买了鱼蛋
她一定觉得很滑稽
想着想着 特训回来的那天其实我还把没吃完的全家桶里的两个汉堡和一个红豆派给了地铁站里一个乞讨的老奶奶 幸好也没跟我妈说
不然我觉得自己在用她的钱做着有可能无谓的施舍也是对她的不公平。
……真的是蠢啊。
突然对这个世界充满迷茫 分不清真假
是不是真的被讹了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如果真的对方在演戏而自己都看不出来的话
我也该好好反省了。
我只是希望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
不然冷头脑会越来越多 热心肠会越来越少。

鲁迅式可悲。

评论(3)

热度(5)

©满岛光🌿 | Powered by LOFTER